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

台灣之椿再版

恭賀 集結香椿研究十年大成,
由台灣香椿研究團隊共同合著的

【繼往開來-台灣之椿】再版囉

 

香椿三願

許勝光教授 高雄醫學大學 生理學科
    一如其他的好「蔬菜」,透徹的研究才能讓使用者有正確的瞭解,如此它就能成為很好的「膳食輔助食品」,『繼往開來-台灣之椿』將多年來大家的香椿研發心得與知識作一彙整,在此情況下,大家可以放心地在自家庭院種下三、五棵香椿,採摘幼嫩葉食用,這木本蔬菜將為你帶來高生活品質之「椿齡」。一願:台灣將成為美麗的「香椿島」。
「台灣香椿研究群」十年心血完成此書,希望「香椿」這千里馬遇上伯樂;我常說政府官員就像台語所說的:「是辦仙用的」,而企業家是以「賺錢」為目標,但我們所希望的香椿事業是一種「半慈善事業」,志在將香椿研發之成果,推出「價廉物美」之優良產品,由「生技食品」而「健康食品」,如有機會可推出「藥品」,讓在台灣無法種植「香椿樹」的同胞也能同時享有香椿之好處,進而推廣到世界各角落,二願:讓「香椿」這好東西與全世界有需要的人分享。
 十年一版『繼往開來-台灣之椿』專輯將出刊前夕,再回首仔細思考我們香椿研究群總體成果,其實我們只研究香椿幼嫩葉,而「香椿是個寶」,如果能將現有香椿之幼嫩葉研究延申到樹皮、根皮及種子,大家對「香椿」繼續用心耕耘,一定能保持這「台灣第一」的香椿研究局面,三願:十年後能見到『台灣之椿』的續刊。

愈來愈有椿” ~我的香椿學研之路

陳永佳 助理教授  高雄醫學大學 醫學系 解剖學科

  真的像許教授說的,一切都是註定好的!
        
我剛來高醫就職時,一切從頭開始;正苦思不知要用甚麼當作自己的研究主題時,剛好同事(也是我台大博班從未謀面的學姐,王詔絹老師)很熱心地告訴我,他一直在與一位退休的高醫教授合作香椿抗發炎及預防敗血病的研究。我那時聽了很有興趣,因為我自己碩士班的題目也是跟植物用藥有關(冬蟲夏草對睪丸萊氏細胞固醇類生合成研究的機制探討),另一方面我也很訝異,因為早在我碩班畢業當研究助理時,實驗室黃步敏教授就曾經命我與學妹來高醫索取過香椿萃取粉原料。回想民國91年,我依稀記得那天來到高醫後,有一位教授對我們做了一些演講,報告目前香椿研究概況。會後,他又請大家到高醫旁邊一家咖啡館茶敘,我那時覺得,這個老師怎麼會對大家那麼好,有種福同享;有題目 大家做的感覺。我把這些事情聯想再一起之後,心中一動,原來那就是許勝光教授啊!       許教授真的是我的貴人,知道我想研究香椿後,親自跑來實驗室指導我香椿萃取、冷凍乾燥的流程,還介紹我與多位學術界前輩見面,學習她們的香椿研究經驗,我心中真是萬分感激。因此,更堅定自己要把香椿研究做好的信念。以報答許教授的提攜之情,也希望我之後的香椿研究能如標題所下,愈來愈有椿

以下是我目前實驗的研究報告。
香椿葉水萃取液造成腎臟癌細胞死亡機制之探討 (部分數據已於2014年發表於 Journal of Functional Foods, In Press.)背景:
        腎細胞癌的特點是缺乏早期的預警現象,從而導致患者高比例的轉移和治療效率低下。「香椿」,傳統的藥草,據報導,具有多種生物功能,如抗腫瘤,抗氧化,抗糖尿病,抗血管生成,和抗發炎等功效。香椿嫩葉的水萃取液(TSL-1)已被證明能抑制癌細胞增生,包括肺癌,卵巢癌,前列腺癌,和血癌細胞。
材料方法:
        利用 MTT 和群落形成實驗檢測腎臟癌細胞的存活能力。以傷口癒合及 Transwell 試驗檢測細胞移形能力。並以流式細胞儀分析檢測細胞粒線體膜電位變化(使用 JC-1 與 Rhodamine 123 螢光染劑)、細胞內活性氧的積累(以 Carboxy–H2DFFDA )及早期細胞凋亡比例( Propidium iodide-annexin V雙染 )。利用螢光顯微鏡檢驗細胞凋亡比例( AO/EB assays )而細胞凋亡相關蛋白質與細胞週期則利用西方墨點法分析。
結果:
        實驗結果顯示以 TSL-1 處理 786-O 與 A498 細胞株 24 小時後即有明顯的抑制增殖效果且有濃度和時間依賴性,再以 PI-annexin V雙染和 AO/EB assays進一步證實,TSL-1 會誘導腎癌細胞凋亡。利用流式細胞儀分析細胞週期,我們發現 TSL-1 處理 24 小時後會使兩腎臟癌細胞株停滯在 G0/G1 期,並增加 sub-G1期的凋亡細胞數。進一步使用西方墨點法分析調控細胞週期的蛋白表現,我們發現 TSL-1 可以降低 cyclin D1cyclin BCDK2 及 CDK4 蛋白質的表現。另一方面 TSL-1 促進腎細胞癌細胞株 ROS 的釋放並造成粒線體損害,而使粒線體膜電位下降,引發內在凋亡路徑活化促使 Cytochrome c大 量從粒線體流出至細胞質及抑制了 Bcl-2,進而導致裂解的 caspase 379cleaved PARP 表現增加。TSL-1 對腎臟癌細胞來說是一種多重蛋白質激酶藥物,它可同時抑制數條細胞內訊息路徑而造成細胞週期停滯、細胞死亡或是抑制腫瘤轉移,包括:JAK2/Stat3Akt/mTOR/ HIF2 MEK/ERK NFBHSP70HSP90
        另外,我們發現低劑量 TSL-1 在不造成腎臟癌細胞株死亡的情況下仍可有效抑制腫瘤細胞的移行。結果也顯示,TSL-1可減少MMP9與磷酸化NF-B的表現。這些都暗示TSL-1處理後可減少腎細胞癌轉移和侵襲。
總結:
        綜合以上結果,TSL-1會抑制癌細胞增殖相關路徑的活化,同時造成腎細胞癌的細胞週期阻滯,和caspase依賴性的細胞死亡 ,因此有發展為腎細胞癌化療藥物之潛力。
關鍵字:香椿、腎細胞癌、凋亡。

椿

     我聽到遠處飄來「再別康橋」的歌聲,使我想我也該「再別香椿」了,正好『繼往開來 – 台灣之椿』要再刷,我就提筆寫一文附於書之最後。「再別」就像「畢業」,它的意義是另一個「開始」,像目前之「香椿園」逢春萌芽,火紅的「芽海」,不只漂亮也感受到生氣蓬勃的「生命力」。
      因緣際會走入「香椿林」已有十六個年頭,上海「隨緣食品公司」之「時董」自幼修練氣功,他告訴我說:『「香椿林」氣場真棒!是鍛鍊氣功之好場所』。二十四年前我因「淋巴癌」進行化療,ㄧ群大學同學去看我,但只能選派兩位代表進去看我,其中的一位同學出來後向大家之報告說:「這個許勝光還能活嗎?」退休前之身體情況很差,所以才有再美國見到一位「通靈女士」之緣(詳見「十年一覺香椿夢」一文),退休後就當一位標準「農夫」,專心整理『許(勝光)教授「香椿園」』,我的小孩也回來幫忙了六、七年,ㄧ直是以「有機、無毒、自然農園」理念在經營。好奇怪!我的身體情況竟然越來越好,這應該全是拜「香椿」所賜,真的是香椿之「氣場」好嗎?但歲月不饒人,「夕陽無限好」可惜「已是近黃昏」!
       「內人」經常對我說:「你怎麼不知自己是幾歲了?」,她十五年之退休生涯,主修「佛學」、副修「太極拳及插花(有中華花藝教授證)」,很棒之『生涯規劃』,說我「佛」性好可惜「緣」未到;ㄧ兩個月前她要我看「人間衛視」早上七點之『人間佛學院』(我現在ㄧ直在看),那時「法師」在講「禪學」十四觀之第一觀為「落ㄖ觀」,我突然想到原來人生之「夕陽」是要開始「落ㄖ觀」,進而想到有ㄧ首歌(青春舞曲)說:「太陽下山明朝依舊爬上來」,「再別」就像「畢業」、「另一個開始」,「朝陽」是有蓬勃的「生命力」,『香椿』就是如此:看到「台灣香椿公司」有年輕的「學者」(陳博士)、「商業專家」(黃董)加入。也應上海企業家之邀約合作;兩年前有「陽初生技公司」(郭董),今年有「隨緣公司」之「時董」要與「台灣香椿公司」一起成立一新的「上海香椿生技公司」,處處看到「香椿」燦爛之未來,『再別、香椿』:『再別』我可以也應該「全退」了,看到旭日東升的『香椿』,讓我滿心歡喜!
                                          2014-04-03

0 意見:

張貼留言